欢迎访问小牛津双语幼儿园
 
小牛津优质办学被北京市政府定为涉外示范幼儿园董事长受访央视
  
   小牛津双语幼儿园十几年来的优质办学和经验,被北京市政府定为涉外示范幼儿园。
   2004年3月18日小牛津董事长李元发先生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新闻会客厅》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专题访问《台湾商人在大陆》:

             央视视频:小牛津创始人、董事长李元发先生
                   接受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白岩松专访

   白岩松: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《新闻会客厅》。台商,也就是台湾商人的简称,对于我们来说当然已经不再陌生了,其实台商在全世界各地都有很多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的心目当中,一提到台商的时候,马上想到就是在大陆投资的这些人,的确我们有这样的一个概念,接下来我们就认识其中的一位。

  短片(一) [同期影声]你吃了吗,你喝了吗,你猜我是哪儿人?
  这几个说着一口地道北京话的孩子,其实都不是北京人。[同期]我是台湾人,台北人。
  如今在一些大城市里,这样的台湾孩子越来越多,他们中有很多人,父母都是在内地投资的台商,因为常年在内地,就把孩子都接了过来。这几年,在祖国大陆安家的台商越来越多,李元发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  今年45岁的李元发在北京经营着一家房地产公司,他来北京已经经商12年了。
  1987年10月,台湾国民党通过了台湾居民回祖国大陆探亲的方案。随后,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回到祖国大陆探望亲人。很多台胞商在回乡探亲考察的过程中,产生了在祖国大陆投资的念头。此时李元发在台北的房地产生意已小就成就,他也动了到大陆看一看的念头。
  1989年5月,国务院首次在福建批准设立台商投资区,从这个时候开始台资陆续进入内地市场,并在1992年前后形成了第一个高峰期。就是在这一年李元发来到了北京,成为了第一批在北京投资的台商。在对北京的房地产市场初步判断之后,他就以2700美元每平方米的价格买下了亚运村的一个别墅群。这个价格可是一个天价。
  白岩松:今天我们会客厅请来的客人就是李元发,是北京台资协会的副会长,非常欢迎您,我得先回到短片那儿去,上来就投资那么大,而且还买断了,最后亏了赚了?
  李元发:赚了。
  白岩松:赚的幅度怎么样?
  李元发:足以我再成立第二个公司的条件。
  白岩松:足以做到这件事儿了不得。你看人们常做一种比喻,把刚开始干一件什么事儿叫吃螃蟹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真牛,您当时怎么就敢到北京来投资,来吃这个螃蟹,胆儿大,还是怎么着?
  李元发:中国持续改革开放,我认为这种机会一定存在,因为老百姓吃饱了嘛,接下来就是住宅条件,所以我觉得以台湾的眼光来看北京,那北京的机会绝对是要超越好几倍的,没有理由它不成功,没有理由这个房子卖不出去。
  白岩松:这只是在北京要投资做房地产,但离开台湾到大陆来投资的念头又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
  李元发:89年,89年以后,当然是因为台湾解严嘛,所以台商开始有机会,甚至有条件更多的时间到中国大陆来。因此我花了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来了解大陆的情况。所以,我认为北京是惟一嘛,它有一种我说不出来那种气势,我觉得这是我喜欢的。所以我是带着这种情结决定,因为92年以前大部分的台商会选择南方,而且那边发展的经济条件比较快,但是坦白讲,我毅然决然就选择北京。
  白岩松: 89年到91年,这两年多来了大陆多少趟?
  李元发:在我的台胞证上面,因为当时基本上每一趟签一次,非常清楚,八趟。每一次来,15天到45天。
  白岩松:我印象非常深2001年我第一次去台湾,由于那么多年的这种隔绝或者什么因素,我刚下飞机的时候心理状态我永远记得,跟我去任何其他的地方是不一样的,你第一次到了大陆下飞机的心理状态是什么样的?
  李元发:心情非常复杂。但是也是非常激动的。不过,一开始踏上中国大陆这片土地,我觉得自己好像变了一个人,视野真的是很大,真的是这样。所以很感谢你让我回到以前那种回忆。
  白岩松:我可以用三个词回忆我当初踏上台湾土地的感觉,紧张。
  李元发:有的。 白岩松:好奇兴奋。你有没有这三个词,如果有给我们描述一下。
  李元发:先讲好奇吧。确实,我这种好奇是比原来预期的好很多,比如说老百姓那时候的生活条件,比我所知道的,过去所拿到的一些信息,应该比自己预期的好很多,所以我挺惊奇的,表示这个信息是有误差的。第二个感觉上紧张,因为终究台湾刚解严,所以下来会怎么样不知道。
  白岩松:而且惟恐说错话。
  李元发:不敢乱说话,依然不敢说话。跟现在不能比,当时还是比较严肃的,各方面没这么开放。我另外一种激动,我的激动是没办法形容的,我到现在为止我还形容不出来,就是说你出生在台湾的人终于踏上这块土地,因为过去从你出生一直到你踏上这块土地的那一刹那,你完全没有经历过,而且这种感觉跟我到美国念书,跟到美国完全不一样,那种感觉你要我说出来,我说不出来。在这种情况之下,我决心就会一直在我的细胞里面酝酿说,你去,然后马上你就会产生一个去实施的计划。所以我回去的时候我就决心,我初期按照我的合约,我跟北京市北辰集团的合约就是2700万美金。
  白岩松:2700万美金,这可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  李元发:对,当时回到台湾,所有的房地产同业包括我的长辈我的父亲都认为我简直就是疯了。
  白岩松:要测一下脉搏,量一量体温,是不是发烧了。
  李元发:包括我当时我的所有的员工,包括台湾的股东,我的父母亲,他都认为你疯了,在中国大陆有这样贵的东西吗?不可思议。
  白岩松:要卖到将近两万人民币当时,一平米。
  李元发:超过,这是我买进的底价。
  白岩松:就是两万人民币了?
   李元发:对。
  白岩松:这个价格即使在现在依照是一个拒人千里之外的价格,一共多少栋别墅?
  李元发:10.6公顷,26栋32户。
  白岩松:你最后卖给了谁?卖的成绩怎么样?
  李元发:主要是台商,大部分台商是已经在中国投资的。
  白岩松:然后其中20多户卖给了台商?
  李元发:对,21户。台湾过去房地产的所谓豪宅也罢,高级住宅也好,相对应,便宜,两万多,当时来看不就是20几万新台币吗?以当时在台北90年代最好的地段要60、70万新台币,20几万新台币还有三倍的增长空间。
  白岩松:带着2700万美金的投资,变成了30多栋别墅落在这儿了,你要跟人打交道,跟官员打交道,跟你的合作伙伴,也就是大陆的商人打交道,他们给你们留下了什么样的印象?这个磨合过程,现在你肯定懂磨合这两个字了,好磨吗?
  李元发:很多车子后面都写着磨合。
  白岩松:对,新手。
  李元发:我算是比较幸运的,我做这个项目,包括很多的政府官员,包括很多的企业跟企业之间,他们给我很多的照顾,而且非常支持。因为我在台湾这么多年,我就一直在做这个东西,所以当时很多国内的企业跟我合作,它也希望把我这个“英文”能引进来,所以当时很多人把我的公司模式形容是台湾模式的创造者。因此,我就是北京房地产做这样的模式的第一位,所以我引进很多台湾的房地产模式进来,因此到目前为止我还是很自豪地讲,这种模式还是我。
  白岩松:比如说有一些新词汇是不是你们带过来的?关于卖楼的一些词汇。
  李元发:比如说最早的主张,比如说楼花,台湾叫预售,说卖房子还有预售先收钱,然后再盖房,比如说炒楼,这个楼住着还可以炒吗?比如说台湾叫贷款,最后这边叫按揭,还可以从银行里面借钱支持你做这个,当时哪有说银行借做房地产放款,没有的,那个时候我觉得很有成就感,用在中国,用在北京,当时就是一片空白。
  白岩松:成就感很大吗?就是由自己,我相信你一定开始也曾经犹豫过,很担心,虽然曾经非常执著过,但是也会有担心,但是30多栋楼很快卖掉了,赢了,那成就感在你一生所经历的很多事情里怎么样?
  李元发:这是结果了,当然前面五个月一栋卖不掉,因为北京的经济条件,那个时候我算太早了,五个月之后,因为钱已经投进来了,你没有退路,而且信心很重要,这个信心不只是我对进入中国大陆的信心,不仅是你对这个项目的产品的信心,而是对整个中国大陆经济发展不会走回头路的信心,因此,大的格局是这样的,你没有退路,坦白讲,有忧虑,坦白讲有操心。但是这种发展跟跨越靠信心是没有用的,而是整个大的局势推动往前走。所以五个月以后,我很顺利就卖掉21栋,基本上我的本钱、我的利润都体现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
   短片(二)别墅项目的成功,让李元发对北京地产来信心大增,随后,他又连续代理了北京多个楼盘的营销策划。随着生意越做越好,李元发决定进一步扩大在北京的投资项目。
  1996年,李元发连续投资中国地产网、中国娃娃网两大网络项目,这两个项目在巅峰时,仅员工就超过了200人。 就在李元发投资网络的那一年,台湾当局推出了“戒急用忍”的政策,开始限制台商进入大陆投资,不少台商离开大陆,有的回到岛内经商,有的南下到泰国、印尼等国家投资,台商在大陆的投资进入了低谷期。 李元发没有离开,他留在了北京。但由于市场的原因,一年多下来,两个网站一直没有出现过赢利。最终,他决定终止这两个项目,1996年,对于在北京的台湾商人李元发来说,似乎是停滞的一年。
  白岩松:为什么没走,当时经营又不顺,有钱在那儿烧着,然后那边又出台了政策。
  李元发:不会,我做了四个十年计划,一直这么坚持,而且我第一个十年计划应该我是用六年的时间完成。
  白岩松:我在看刚才短片的时候我想针对两个细节正好问你两个问题。我看到你的椅子的背后是邓小平先生的相,在你的背后放这张相片是因为什么?是姿态,是一种态度还是什么?
  李元发:那是一种启发,学邓选,我的员工全部要学,因为我要适应这个社会,我也很用心去看。这里面给我启发很大,当然更多的是大的格局,然后经济发展的决心,所以当时因为我们组织员工学邓选。
  白岩松:第二个细节我一很惊讶,我看你手上拿的文件是简体字的文件,因为在台湾全是繁体字,你这个关过得很快吗?
  李元发:不是很快,但是我完全能适应,我不太琢磨每个字上面。尤其在吃的方面,比如说涮羊肉,当时这个字不是简体,我就觉得那应该是刷,因为大家不都是这样的吗,后来也学着叫涮羊肉。还有很多北京人说很牛,很牛在台湾不好,讲这个人应该是一种北京话讲贬义的,但是这边好像说你挺有见地的,类似这些不少。
  白岩松:这座城市你熟悉了吗?
  李元发:北京很大,在还没有很大之前我非常熟,因为现在我经常跟台湾的朋友讲,哎哟,北京有五环、六环,我现在跟他讲,你再不来,七环、八环都来了。前面十年,我比我的所有员工,都了解北京,因为我做房地产,而且我喜欢这个都市,所以我就利用各种方法去走这个北京,比如说到所有的胡同巷弄,但是胡同很小,我的车也进不去,不方便,怕剐什么之类的,所以我都让司机回家,我就搭个面的。
  白岩松:对,那时候流行面的,也很便宜。
  李元发:再怎么着10块。可以跟他学一些北京话,这些面的人还特别能唠,什么都能钻,所以我是这样了解北京的。
  白岩松:没想过离开北京吗?
  李元发:现在有规划,但不等于离开,北京是一个任何企业的神经中枢,一个指挥总部,所以我仍然会放在北京,加上2008年之前,因为北京奥运的这种经济的条件,我基本上会所有的心力跟财力、物力都放在北京,但是现在开始规划2010年上海世博会,所以第二阶段会放在长江三角洲,事实上现在我们那边已经有项目了。
  白岩松:在北京投资,你要招很多北京的员工,他们怀疑你,会不会做长,他会不会走,然后你要做给他们看等等,这个磨合,和员工现在的磨合,艰难的时刻都已经过去了吗?
  李元发:早期是比较严重。你知道那时候外资企业有多困难,你要让每一个员工放下真正的铁饭碗到你这里,很难的,当然我要很有诚意地。所以那个时候不是说是聘员工,那个时候是邀请,一起去共谋这个事业。成果不是很理想的,但是就像筛子一样,你聘请很多员工,你筛一个就一个,当时是这样的,把员工请进来的,困难是很大的。
  白岩松:我知道,在中国人做企业的过程中,对义和情都会比较在乎,在你现在留下来跟员工打磨的过程中,你在情字方面有没有格外地去做一做,感情的情。
  李元发:在中国这个是要放第一位的。比如说我们公司有一个所有北京企业或中国企业做不到的,就是把这种所谓中国固有的道德,我们叫家庭伦理孝道的精神融入到我的企业里面利用。
  白岩松:用什么方式呢? 李元发:在公司里面定了一个叫孝养基金。
  白岩松:孝养基金,跟父母有关了,孝顺的孝。
  李元发:绝对是。我的很多员工都是从蒙古、哈尔滨,甚至有的是新疆,像我现在的内蒙古员工很多,他一年难得回去一次。放年假要提早十几天放假,那时候我就吓一跳,放年假一个月,怎么回事,因为北京这一段你可以解决交通,但是到了他们家乡解决不了,所以当时要很长。很多员工一年难得回去一趟,但我相信没有父母亲不在乎子女在北京的工作情况,惟一能传达的一种方式就是说,第一,每个月员工能够有固定的工作,就有固定的收入,所以我要求我的员工,要每个月从薪资里面拿10%,我说没有关系,我公司再提供10%,把这个钱委托我的财务部,每个月发薪水的时候寄给你父母亲。事实上他并不是很在意子女给他这笔钱,但是每个月能收到这个钱我很安心,代表他在北京的工作很安定。
  白岩松:他变成了对你的支持了。
  李元发:当然,所以我的流动量比很多企业低,他想走,父母亲还会修理他一顿,说这么好的公司你还走。
  白岩松:跟你做长工的多了吧,长时间做下来的越来越多了。
  李元发:我或许说了你都不信我的主要干部最少的跟我是六年半。
  白岩松:最少的。
  李元发:对。在我公司有两个特色,第一,你如果要去念书的,因为感觉自己不足,想去念书的,我不留,第二,如果你要去创业当老板的,我不留,在我的公司里面只有这两种人我不留的,我鼓励他。
  白岩松:都是为了让人进步,向前走。咱们接下来看看你接下来的路,而且这时候不仅仅关于你个人了,很多台商其实在接下来的片子我们也能看到一些数字。

   短片(三)虽然投资网络失败了,可是李元发没有灰心,再次判断之后,他继续在其他的领域扩大着自己的投资项目。经过几年的经营,到2000年,老李的投资项目已经涉及房地产、教育、体育等多个项目,净资产已经翻了一倍以上。
  和李元发一样,2000年,台商到内地投资和收益也达到了第二个高潮,投资的项目也扩展到了高科技、服务业、教育等领域,在一些大城市里,仙踪林、上岛、名典、永和以及钱柜这些来自台湾的品牌,也随着这个投资热潮,出现在了内地百姓的生活中。

   [同期影声]上海市某社区居民:我们上街啊、菜市场啊,到超市购物啊,都能碰到有台湾口音的人,比如说就我们这个小区,就有上百户的台湾人在这里。
  据统计,到2003年底,在内地投资的台商企业已超过7万家,累计投资金额在800亿美元左右,盈利企业达到了7成以上,超过了台商在美国的投资赢利率。
  随着李元发商业经营的成功,考虑到多年奔波于海峡两岸的辛苦,李元发慢慢地说服了家人,把在台湾土生土长的妻子和两个孩子都接到了北京定居。而随着生活的习惯和适应,李元发妻子再也不像当年那年,埋怨李元发来北京了。
  白岩松:那时候反对最激烈的是谁?
  李元发:老婆,太太、股东。
  白岩松:担心什么?
  李元发:股东就是资金喽,老婆就是,因为我年轻嘛。
  白岩松:人又长得比较帅。
  李元发:不,其实那种担心是这样的,因为台湾你的生活条件很好,你为什么跑到那边去?离开妻子,离开家人,那种伤感是存在的,而且我的小孩很小。
  白岩松:她当时为什么没有很快地跟你过来,也会有所担心?
  李元发:不,小孩子小,第二个,我的家庭的事业很多还需要她来协助我在台湾处理。
  白岩松:现在两个孩子是吧?
  李元发:对。
  白岩松:都过来了?
  李元发:从小念书开始都在这里。
   白岩松:上大学怎么办?
  李元发:从我的期望是在中国发展,在中国念书,因为终究我判断未来的市场是在中国,也就是说他未来要工作的环境是在这个地方。
  白岩松:现在用大陆话来说,爱人现在适应了没有?媳妇这儿适应了没有?
  李元发:比我还适应,因为她是念中国语文学系的,所以她非常喜欢,所以她念大学学这个,真正融到这里面,所以很多方面她比我适应多。
  白岩松:91、92年到现在,一转眼12年时间过去了,除了钱之外,你觉得你收获最大的是什么?来到大陆。
  李元发:你找到一个新的自己能够感动的一些土地,我去过内蒙,我去过青海,我去过哈尔滨、大兴安岭,我去过很穷的辽河,做一些你会觉得你去接触以后,你会产生很多,不论它的条件怎么样,你会有很多感动。我到了青海的草原,不知道白岩松去过没有,叫盐子城,很漂亮,太漂亮了,我以前没办法感觉到说中国过去有什么叫仙,成仙,我觉得到那种感觉就是成仙了,真的是这样,我希望有一天退休以后。
  白岩松:到那儿去当仙去。
  李元发:非常理想的地方。所以我不会有任何这种后悔。
  白岩松:收获了一种感动和收获了一种……
  李元发:超过钱。
  白岩松:我最后一个问题很虚无飘渺,假设性的,你刚才说了,你在大陆投资要做四个十年计划,你是59年出生的,89年开始有这个到大陆投资的念头,91年开始投资,四个十年计划,我就可以想象一下,81、82岁时候的李元发应该是什么样呢?或者说现在的你在想81、82岁的李元发在什么样的状态是你现在满意的、希望的?
  李元发:第一代的台商,或是说中国第一代的企业完全是没有享受的权利的,因为所有的人都是处在中国经济发展初级阶段,你只有创业的精神。
  白岩松:对,付出的一代。
  李元发:对,所以那个时候的感觉应该看到,这四个十年,因为我完全看到中国发展的第一阶段,尤其这十年,太明显了,你就算现在我81岁,我都觉得我这一生无憾了。你问我那时候怎么样,我期望看到那个时候,比如说世界500大企业,中国可以挤进一半。我就觉得我曾经经历过这么一个中国经济发展的阶段,每一个时间,尽管我是四个十年计划,尽管那个时候是七八十岁了,可是就算明天倒下我都不怕......


央视截图:左为小牛津创始人、董事长李元发先生
     右为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专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