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小牛津双语幼儿园
 
我和儿子周盐的三个小故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儿子 5 岁了。

  想起了 5 年前。我躺在医院分娩床上,刚刚还在昏天黑地的剧痛中挣扎,随着那小东西“哇——”的一声,一下子就释然了。医生举着咧开大嘴哇哇哭的他冲我说:“看!是个男孩啊。”幸福,就像开了闸的洪水,顿时包围了我。我从一个极端滑到另一个极端,只不过这一次的感觉却是这样温暖甜美。我流泪。我看着他,仿佛这世界就只剩下我们俩,一个被幸福笼罩的母亲和一个刚刚降临世上的光屁股儿子。

  到了现在,儿子长得有我多半个人高,跑步起跑时蹿得比我还快,喜欢练跆拳道,喜欢滑轮滑,讲起《变形金刚》来眉飞色舞,当起“奥特曼”打怪兽爸爸时也兢兢业业——俨然一个小大人了。

  人大了,想法就多了。他们不断地发现我们成人构筑的价值观世界里的一个又一个规律,对此接纳抑或反抗,在这样的过程中,他们在长大。每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崭新的一天,因为前方的路上有太多的未知。“加油哦,儿子,妈妈一直爱你一直在你身边哦!”我想这样喊。但是,等一下,我也需要加油啊,加油用以应对他种种稀奇古怪的发问,众多的无理要求,还有生病时给他照顾,玩耍时逗他开心,给他做好吃的,陪他聊天……总之啦,儿子!你要随时随地做好准备接受妈妈无穷无尽的爱,以及,同妈妈斗智斗勇,较量过招。

故事一:儿子和变形金刚

“妈妈,你给我再买一个变形金刚好吗?”

儿子蹲在沙发前说这话时,沙发上摆了一溜变形金刚。 10 个。

“你有那么多了还要。”

“因为我喜欢啊。” (振振有词地)

“不行。”

“哎呀。”(不高兴,片刻沉默,在思考中)又说,

“这个威震天太小了,怎么和这个大的擎天柱打啊?妈你看啊。你得给我买个大的。”

“你不是有个小擎天柱么,让两个小的打呗。”

“唉!没劲。”一会儿,(不放弃地)又说,

“电视上演的那个大黄蜂多好啊,你买的和它不一样,你看它的翅膀都不能动,你给我买和电视上一样的行吗?”

“不买。”

“买吧。”

“不买,买吧”地争了半天,妈妈找了个台阶下。

“我没钱。问问你爸爸。”

“好!”儿子飞奔而去。一会儿,哼哼唧唧地又回来。问爸爸的结果可想而知。

“我爸不给买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要买啊?”

“我不是说了么,那个威震天太小了,而且你给我买的大黄蜂也和电视上的不一样。”

儿子认为他提出了一个合情合理的要求。但是,爸爸妈妈却不这样认为。我必须得向他说明白这一点。而且还有一点,在买变形金刚这件事上,爸爸妈妈是不会屈服的。

“你看,要是你没有威震天和大黄蜂,妈妈会给你买,可是你现在已经有了啊。你看到大的就要大的,看到新的就要新的,那原来的这些怎么办?它们会不高兴的——‘周盐小朋友为什么不和我们玩了啊?'”

儿子心肠软,最后一句起了作用,不吭声了。可没一会儿,又抱着我的腿不放,

“哎呀,求你了,妈妈求求你了,买吧买吧。”每一个字都拖着长音。

耍赖!好吧,给你这招——调虎离山。

“前两天你不是要‘磁灵斗士'么?”

“啊,磁灵斗士!”(声儿都变了)

“买这个还可以。变形金刚肯定不买了。考虑一下吧。”

儿子似乎也怕我再改变主意,忙不迭地,

“那好吧那好吧,说话算数!”

“算数,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“太好了,妈妈我爱你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

儿子从小到大,无理要求提了无数,还好,矛盾大都成功化解。他没有感到莫大的失望和委屈,也没有养成执拗任性的脾气。妈妈不想对儿子横眉冷对,大声斥责,儿子该明白的,就是要渐渐懂得节制和放弃。

故事二:儿子和画画

记得有这样的话:在规则面前的和谐与顺从绝不代表着个性的懦弱与盲从。思想是自由的,个性就是凸现的。如果从小常常依靠自我意识去感知周围的事物,长大了自然就会自我判断与把握事物。我想,儿子的画就该是他最自由的表现世界了。

儿子去年暑假开始对画画痴迷。之前的程度么——喜爱。

二岁多,他开始画圆圈。一天,他把两个圆圈用两条线连起来,竟然画出了一个小汽车。是啊,他自己的小汽车,妈妈眼里最可爱的小汽车。妈妈高兴地夸他。他也很得意,自己的创造带来了别人的肯定与自我的满足啊。由此,他一发不可收拾,用铅笔画满了整整几本图画本。妈妈一高兴,又以发展的眼光买了水彩笔回来,他就开始画不同颜色的小汽车。那一段时间,儿子肯定满脑子都是圈圈。妈妈也由着他画,愿意画多久就画多久,愿意怎么画就怎么画。哎,怎么画了一桌子和一床单的圈圈!快停下,这个可是要挨批评的噢。

现在,儿子一画就是一个多小时。画纸用光的速度极快。一次,我索性贴了一大面墙的白纸——随他画去!然后,就去扫地拖地收拾屋子洗衣服做饭,等我的事情全部搞定,一看他,还趴着墙闷头创作呢。

“宝贝,吃饭吧。”

“……”(没反应)再喊,

“吃饭吧。”

……(还没反应)

临睡前,看见那面墙了,无声,提笔又画。

后来有一天,儿子问我,“废寝忘食”是什么意思,我说,就是那天你那个意思。

经过这半年进入痴迷状态的自我训练,他现在画的变形金刚已经可以让他姥姥“哎呀,哎呀,哎呀……”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。可你夸他,他也不会美的不亦乐乎。他画完很平静,听完你的评价也很平静。似乎他已经进入了一种境界:我知道我画的怎么样,不用你夸我或是贬我。不过,他总会对我的画进行积极地评论。

“妈你这个虹猫尾巴怎么不画?……妈你这个虹猫画得太大。……妈妈,你为什么画什么都这么大?”

接着,他亲笔为我演示。

“你应该这么画。”

我看完他画的虹猫,立刻抱住他的小脸蛋左右开“亲”。小伙子遇到妈妈这么强烈的称赞表示还是挺高兴的!咯咯咯咯乐个不停!

故事三:儿子和“病人”

“病人”就是我。我发烧了,蒙着被子躺在床上。儿子悄悄地走过来,怕惊醒我,站在床边不动了。我假装睡着,呼噜呼噜鼾声乍起。儿子“哈——”地一下乐了,

“我爸才打呼噜呢。”

“我不打吗?”我露出头。

“你不打。你睡觉这样。”(儿子看上去象屏住了呼吸)“就这样喘气,轻柔轻柔的。”

我笑。“就是啊,小时候妈妈哄你睡觉,都不敢大声喘气。那时候呀,你就这么大。”我用手比划了一下,“妈妈天天抱着。”

儿子哼哼了两下,就把脑袋埋我身上了,两只小手抱着我,

“妈妈”叫了一声。

我也抱住他,拍着他的后背,“宝贝,妈妈最爱你了。”

“嗯……我也爱你。”儿子一时变了声,再抬起脸来,已是泪流满面了。

我心一疼,眼眶也湿了。

这样抱了一会儿,俩人都好了一点。我对他说:

“妈妈没事。生病是正常的,每个人都会生病。”

“嗯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儿子问,

“妈妈,你以前我生病的时候不是说生病就是提高抵抗力么。”

“对呀。”

“那你就是提高抵抗力了嘛。”

“就是啊。”

儿子情绪好像一下子好了很多。

“妈妈你等会儿我啊。”说完就跑了。我听见他开冰箱的门,叮当叮当地一通响声,就知道他在干什么了。冰箱里有一瓶“柚子茶”,有一次我咳嗽,给自己做过一杯喝。当时儿子一旁看着,我还在教他:用勺子挖一点柚子茶,放在杯子里,倒点水,搅搅,就成了,喝下去病就好了。没想到,过了这么久他竟然还记得。就在我为儿子的孝心唏嘘不已的时候,儿子端着我的杯子进来了,满脸的大功告成之后的欣喜。

“妈妈,给你喝。”儿子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透着期待。我接过杯子,杯子是凉的,肯定放的是凉水,那没事,用开水我还怕烫着他呢。

“好!”我一口气喝下。

“好喝么?”

“太好喝了,你真棒,妈妈简直爱死你了!”

儿子满意地笑了,脸上跟开了朵花似的。

噢,对了,写到这我才想起来,一直忘了跟他讲,这个柚子茶过了保质期,味道实在怪得很。

后来,又遇上他爸爸感冒发烧,小伙子故伎重演,还要去拿柚子茶(懒妈妈忘了扔),被妈妈一把拦住,

“做点别的吧,你爸爸爱喝的。”

“好!”小伙子接受了新挑战,跃跃然,“我爸爸爱吃桔子,我来做个桔子汤!”

“怎么做?”

“哎呀,”(潜台词:这都不会!)“就是把桔子掰开放在杯子里,倒点水,搅和搅和就成了嘛。”

原来如此啊。

儿子自己做好了桔子汤给爸爸送来了。爸爸乐坏了。小伙子似乎得到了鼓励,又跑去厨房忙活。这回端来一杯黑乎乎的东西,爸爸不认得就让妈妈猜——妈妈认得,“波力海苔”汤嘛。把汤放这儿,人又跑了。一会儿,又见他笑眯眯地端来白乎乎的一杯——这是什么汤呀?

“你们不知道哇?饼干汤嘛。”

小伙子,你爸爸可真享受,有个好儿子给他做汤喝。但是但是,无论如何他也喝不下这些啊。

……

  可爱的孩子,你在妈妈脑海中的故事太多太多了。相信每一个妈妈都一样,脑里只动一个闪念,无数的回忆便能被勾起。宝贝,自从开始知道肚中有了你这个小生命起,对你的这份牵肠挂肚便开始而且再也不会终止。我们爱你,希望这包围着你的厚厚的爱,能让你获得人格的安稳,沉静,平和。妈妈高兴地看到,你也爱着你的家人,你的老师,你的小朋友……知道么,儿子,妈妈从你这里,得到了很多很多珍贵的东西哦。简单纯真的境界永远是闪耀亮眼的,它让人惊叹,令人感怀,让我们不忍破坏,让我们不得不自制并反省麻木的心。 好孩子,好好长大吧。愿你一直拥有美好的童年,拥有一颗美好的童心。

(小牛津安慧园中班)周盐妈妈